2022年,第二年在上海過年。

一月底的冬天,攝氏五度的冷空氣與人煙稀疏的靜安寺,街道的寂靜劃破了手機裡熱鬧的拜年景象。一個人漫步這城市,脫下口罩,自在地呼吸品嚐空氣的芬芳。

佇立在靜安寺前,靜靜地凝視著獅子頭像,環顧四周,熟悉中帶著些許陌生,彷彿有種電影愛情不用翻譯 Scarlett Johanson散步異鄉京都的時空交錯即視感…。

上海一九四三 周杰倫

泛黃的春聯還殘留在牆上
依稀可見幾個字歲歲平安
在我沒回去過的老家米缸
爺爺用楷書寫一個滿

黃金葛爬滿了雕花的門窗
夕陽斜斜映在斑駁的磚牆
鋪著櫸木板的屋內還瀰漫
姥姥當年釀的豆瓣醬

我對著黑白照片開始想像
爸和媽當年的模樣
說著一口吳儂軟語的姑娘緩緩走過外灘

消失的 舊時光 一九四三
在回憶 的路上 時間變好慢
老街坊 小弄堂
是屬於那年代白牆黑瓦的淡淡的憂傷

十點多的Some Thing
多抓魚二手書店,喜歡。
Nujabes 的 Aruaian Dance 熟悉旋律讓我立刻就愛上了這個空間。點了杯芭樂Dirty,not my 菜。
一群氣味相投的人在一塊,就很開心呀!
一年前我每早起床搭班車上班的地方。
熟悉的街道。武定路。
那磚瓦、那弄堂、那上海、那建築、那些你我都不清楚的故事。
一直都很好奇老人的生活節奏與步行的視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