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39 關於書 我想說的是…

我是一個非常喜歡逛書店,從中找尋靈感,並且買書的人。

這個嗜好從小時候就開始。七八歲的時候我搜集了全套的聖鬥士星矢,裡面的人物、天馬流星拳、聖衣等如數家珍。

十歲左右開始打籃球,買了灌籃高手全套、灌籃少年、少年籃球夢等都有買。大了一點開始買籃球雜誌,台北的家裡有一面書櫃,算一算三四百本應該有吧。以前被老媽丟掉的漫畫不算的話。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38 虎年 上海隨拍 

2022年,第二年在上海過年。

一月底的冬天,攝氏五度的冷空氣與人煙稀疏的靜安寺,街道的寂靜劃破了手機裡熱鬧的拜年景象。一個人漫步這城市,脫下口罩,自在地呼吸品嚐空氣的芬芳。

佇立在靜安寺前,靜靜地凝視著獅子頭像,環顧四周,熟悉中帶著些許陌生,彷彿有種電影愛情不用翻譯 Scarlett Johanson散步異鄉京都的時空交錯即視感…。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37 就飛到熱帶的島嶼游泳 練習與自己一個人的對話

我發現自己獨自一人在移動中的時刻,往往能夠聚精匯神,集結出很大的能量以及全新的想法…。

那些獨自roadtrip開車的時刻、一個人旅行的時刻、在飛機飛行的時候、騎單車的時刻,當然,還有一個人跑步、鍛鍊、以及練習投籃的時刻。

從熱情奔放的三亞跨年回到上海,迎接我的,是個位數字的低溫、乾燥的空氣、新年度的整合計畫、以及長途旅行之後的綜合後遺症。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36 三亞野孩子 – 穿梭山水之間的溯溪Ninja

“二十多年前的海南曾經是廣東的一部分,那時有些廣東人打仗之後,習慣這裡的生活,就待了下來,所以這裡有廣東的影子。”

從日月灣往南前往三亞的路上,土生土長、皮膚黝黑的滴滴師傅說著。

十二月底的新年假期,當朋友們一群一群地向北去滑雪,我默默買了海南的來回機票。

這是今年(2021)的第三次。(從去年起一共五次)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34 奇奇怪怪 可可愛愛 十二月上海

2021年十二月的上海,在這週末鄰近我住家不到五百米的小區跟街道被封之後(幾位熟識的朋友歷經48小時隔離),顯得依舊魔幻。疫情發生至今將近兩年,昨天下午在朋友車上,他說這兩年sucks,沒有business & personal travel,生活stuck,少了些熱情、提不起勁。

Continue reading

Grant Lee’s China Diary #32 “OFF THE WALL” Spirit

It has been almost 6 months since I joined Vans. Well… I have to admit…After 6.5 years of preaching Nike and Jordan brand cultures to the Chinese consumers, it does feel different to serve for another brand. There are a lot of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 skateboard and the swoosh brand, since the essence for both are to advocate cultures.

But Vans feels somewhat different. It is raw, unpolished, younger, more free, and much more rebellious.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31 十月上海 – 為賦新詞強說愁,卻道天涼好個秋

十月底,一轉眼,患有寫字閱讀重度成癮症的我,三個星期沒發網誌了。

西北酒莊之旅的構思在iphone note裡塵封、NBA Lakers新賽季指南在facebook發佈,但工作忙碌的我,就是沒有精力去安安靜靜地乖乖坐在桌前敲鍵盤四五百個字,說說雜感。

終於今晚,一頓臺菜小酒館,回家,Bluetooth室內音響播放艾怡良的Forever Young~垂直活著,水平留念著…攝氏十八度,伴著微涼晚風與昏暗的客廳黃光,沈澱靜下心來、寫寫字、喝點小酒,自(字)慢。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29 Ylang Ylang

或許…”有趣的靈魂”本身就是個偽命題,是吧?

Well, perhaps “Being an interesting soul” is a deceiving question, isn’t it?

標榜著躺平主義的GenZ,對他人所認為成功的定義,是該與時俱進。

The definition of success has changed for millennials, and “laying flatism” becomes the new mainstream.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