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蘭特李的 韓國隨記 #62 漫談韓國影視

原文寫於九月30日

腦速瘋狂運轉的九月,轉瞬迎來了十一的九天長假。(內地公司十一是國慶長假) 沒計畫好的行程,隨手打開Netflix,沒想到卻一天花了六小時沒有快轉、扎扎實實地看完了六集的毒梟聖徒…。

上次這麼做,是在一個週四晚上隔天要上班的情況下,一口氣從晚上十一點到早上八點,看完被震撼到不行的魷魚遊戲。

韓國影劇,為何如此深刻、上癮,讓人欲罷不能呢?

帶著這個疑問,我翻開這兩年觀看後感受格外深刻的幾部影劇:寄生上流魷魚遊戲毒梟聖徒。 我開始去搜集、探索、思考背後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世界隨記 #61 相對論

這兩週世界很熱鬧,世足賽今晚冠軍賽、中國新冠政策大轉彎採開放政策、聖誕假期美國朋友陸續回台。寒流奇襲的今天,氣溫驟降到個位數,但新聞裡跟生活中的消息及人員流動,卻格外活躍、火熱。

而確定返滬(上海)的機票行程定下後,我一直在做在台灣剩下的計畫。

一個比較興奮的消息是,會去非洲體驗原始生活。五大洲中,住過了亞洲、美洲,旅遊過歐洲,而接下來要去第四洲非洲,非常興奮、但又有點緊張。但本著always explore的精神,why not對吧?!

Continue reading

The New Normal Since 2020

Watching The Kanye ‘Ye’ West Interview With Pierce from Pierce Morgan Uncensored, I couldn’t find exact words to articulate my feelings. Part of me was entertained and amazed by the level of in-depth conversation these two had, and part of me, thought the media landscape today has forever changed.

Context, narrative, environment, manipulations.

We are living in a highly complex world.

It is stunningly beautiful, yet shockingly cruel.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台灣隨記 #58 讓人emo的台北雨季,做點新鮮事吧!

Halloween剛結束,韓國梨泰院的悲劇事件喚起了世界各地關於密集聚會的關注。在疫情隔離限制人群聚集的這兩年,人類確實是被悶壞了。大規模的集會,釀成了悲劇,希望類似的悲劇不要再度發生…。

自從七月接下了新的亞太區工作後,開始花大量的時間跟不同區域的同事溝通、協調、了解市場。熟悉亞太區的人都知道今年是非常微妙的一年,因為中國的疫情,導致亞太區經濟重心的轉移。原本在亞太區扮演重要角色的上海,因為Zero Policy而導致大量人才外流,而新加坡也順風順水的進行頂級人才延攬。身邊很多朋友都離開了上海,幾乎是每週都有人離開…。

但要離開一個熟悉、充滿情感的城市談何容易,這中間就產生了很多矛盾。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台灣隨記 #57 讓人又愛又恨的 品牌關係

品牌經營如同一段婚姻,讓人又愛又恨:狠狠愛上、狠狠分手、然後忍心容忍,無法離開,最後結婚走下去。(我沒結過婚但我身邊的大佬狠心分享,我點頭如搗蒜)

NBA暑假招牌球星Kevin Durant申請離隊要分手,搞的球隊人心惶惶,後來心意一改跟球團和好。隊友Morris有一段傳神的話: “ I broke up with my wife a couple times and we’re still married.”

這句話,完全可以詮釋在好的品牌消費者關係建立上。

Great brand builds provocative relationship.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