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37 就飛到熱帶的島嶼游泳 練習與自己一個人的對話

我發現自己獨自一人在移動中的時刻,往往能夠聚精匯神,集結出很大的能量以及全新的想法…。

那些獨自roadtrip開車的時刻、一個人旅行的時刻、在飛機飛行的時候、騎單車的時刻,當然,還有一個人跑步、鍛鍊、以及練習投籃的時刻。

從熱情奔放的三亞跨年回到上海,迎接我的,是個位數字的低溫、乾燥的空氣、新年度的整合計畫、以及長途旅行之後的綜合後遺症。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36 三亞野孩子 – 穿梭山水之間的溯溪Ninja

“二十多年前的海南曾經是廣東的一部分,那時有些廣東人打仗之後,習慣這裡的生活,就待了下來,所以這裡有廣東的影子。”

從日月灣往南前往三亞的路上,土生土長、皮膚黝黑的滴滴師傅說著。

十二月底的新年假期,當朋友們一群一群地向北去滑雪,我默默買了海南的來回機票。

這是今年(2021)的第三次。(從去年起一共五次)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31 十月上海 – 為賦新詞強說愁,卻道天涼好個秋

十月底,一轉眼,患有寫字閱讀重度成癮症的我,三個星期沒發網誌了。

西北酒莊之旅的構思在iphone note裡塵封、NBA Lakers新賽季指南在facebook發佈,但工作忙碌的我,就是沒有精力去安安靜靜地乖乖坐在桌前敲鍵盤四五百個字,說說雜感。

終於今晚,一頓臺菜小酒館,回家,Bluetooth室內音響播放艾怡良的Forever Young~垂直活著,水平留念著…攝氏十八度,伴著微涼晚風與昏暗的客廳黃光,沈澱靜下心來、寫寫字、喝點小酒,自(字)慢。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29 Ylang Ylang

或許…”有趣的靈魂”本身就是個偽命題,是吧?

Well, perhaps “Being an interesting soul” is a deceiving question, isn’t it?

標榜著躺平主義的GenZ,對他人所認為成功的定義,是該與時俱進。

The definition of success has changed for millennials, and “laying flatism” becomes the new mainstream.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25 日月灣野孩子

那些醒著的追逐每個浪尾的時刻,跌倒吃水的時刻,在水中失措不安的時刻,站在板子上像個孩子般感到自豪的時刻…

即使只有短短幾秒,即使看起來依舊很菜,即使身體很重手很皺頭有點痛,

但很快樂呀!

近五月底的海南,我們三人 (L.G.K.) 拜訪海南萬寧日月灣。

這是一篇三個野孩子的日月灣探險圖誌。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23 2020疫情前的東京

2012-14年讀美國馬里蘭MBA時我跟我的美國與日本室友曾約定過,六年過後的2020夏天,我們要一起相聚東京,體驗奧運,暢談人生。

六年前,我們三人分別處在不同的人生階段,美國室友Grayson Ross是大學三年級的美國engineer主修兼樂團bass手,德國血統、馬里蘭長大的21歲小伙子。 Jimpei Harada我的日本室友,是34歲的東京本地人,在日本銀行工作過十年,玩過樂團,聰明低調,煮昆布鍋超好吃,沒事會一個人在東京近郊騎腳踏車閒晃。而我呢,台北人,29歲熱情熱血喜歡打籃球,連續兩年在學校打了一堆籃球比賽,整天參加商業創新競賽跟roadtrip。

那時的我們覺得,2020年夏天,經過MBA跟大學畢業之後的六年人生歷練,再相聚,我們會用全新的視野跟身份來交流。

男子漢之間的約定,想起來就很有趣。

但沒想到,新冠狀病毒改變了這一切…。

上圖左二是室友Jimpei、右二是Grayson、右一是法國室友Antoni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