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29 Ylang Ylang

或許…”有趣的靈魂”本身就是個偽命題,是吧?

Well, perhaps “Being an interesting soul” is a deceiving question, isn’t it?

標榜著躺平主義的GenZ,對他人所認為成功的定義,是該與時俱進。

The definition of success has changed for millennials, and “laying flatism” becomes the new mainstream.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25 日月灣野孩子

那些醒著的追逐每個浪尾的時刻,跌倒吃水的時刻,在水中失措不安的時刻,站在板子上像個孩子般感到自豪的時刻…

即使只有短短幾秒,即使看起來依舊很菜,即使身體很重手很皺頭有點痛,

但很快樂呀!

近五月底的海南,我們三人 (L.G.K.) 拜訪海南萬寧日月灣。

這是一篇三個野孩子的日月灣探險圖誌。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23 2020疫情前的東京

2012-14年讀美國馬里蘭MBA時我跟我的美國與日本室友曾約定過,六年過後的2020夏天,我們要一起相聚東京,體驗奧運,暢談人生。

六年前,我們三人分別處在不同的人生階段,美國室友Grayson Ross是大學三年級的美國engineer主修兼樂團bass手,德國血統、馬里蘭長大的21歲小伙子。 Jimpei Harada我的日本室友,是34歲的東京本地人,在日本銀行工作過十年,玩過樂團,聰明低調,煮昆布鍋超好吃,沒事會一個人在東京近郊騎腳踏車閒晃。而我呢,台北人,29歲熱情熱血喜歡打籃球,連續兩年在學校打了一堆籃球比賽,整天參加商業創新競賽跟roadtrip。

那時的我們覺得,2020年夏天,經過MBA跟大學畢業之後的六年人生歷練,再相聚,我們會用全新的視野跟身份來交流。

男子漢之間的約定,想起來就很有趣。

但沒想到,新冠狀病毒改變了這一切…。

上圖左二是室友Jimpei、右二是Grayson、右一是法國室友Antonie。

Continue reading

GLee’s Worth Sharing #2 Social Networking vs Social Distancing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ocial networking v.s. social distancing?”

The notion of social networking was introduced and popularized by The Facebook since 2003.”

Yes, the website that you and I both have an account registered and logged in checking in everyday to know what’s going on with your community.

And yes, out of curiosity, I used to use that site to check my classmates before a new class began and see who took the same course back in university days back in 2006.

Continue reading

葛蘭特李的 中國隨記 #14 2020 上海 疫情下的春天

普通朋友 陶喆

2020年3月21日中午十二點三十六分,在台北家裏待滿整整兩個月的我,提著一個從上海帶回的行李箱,及另一個大行李箱裝滿被機場加課3600元台幣超重的健康養生營養藥品,滿懷焦慮、不安、以及未知,踏入了台北松山機場。

要飛回上海了。

這是一篇過去一個月在上海的生活照片誌。

Continue reading